<optgroup id="gyfqd"><li id="gyfqd"><source id="gyfqd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gyfqd"></optgroup>
    <track id="gyfqd"></track>

    1. 家鄉滁州散文

      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08-04 我要投稿
      【www.f1178.com - 散文隨筆】

        和金陵相比,滁州是小城,是精致的小城。如果說中國是世界的鏡頭,那這座低調的安靜的城市就是相冊里的一副微距小品——點點滴滴都鐫刻在心底。宋城街的角樓,一層層疊涌,仿制半邊天的云,豎一棟遠古思念的笛簫。菱溪湖央,接連著兩座綠島的拱形橋周圍,紫紅的鳳睡蓮和著公園的晚風,裊裊婷婷的在湖水里浮漾著青春的容顏。

        曾有一位網友說:“微小的感動,反卻俘獲整個地球。”這座城市沒有過多的轟轟烈烈、豐功偉績,早已習慣亭城的風風雨雨,就算是連年的雪花,于城中人來說,也有熟悉的背影。可我正是安逸得過久,成為惰性,平躺在瑯琊山下,懶得從這里的青蔥翻身。大城市的快節奏生活,必然難以適應。吃完晚飯,晃晃悠悠的散步,吹著晚風,探探自然的夜生活,不會像勤于進步的人才們那樣,學習亦或是奮斗,拼命到凌晨。而拋棄程式化的生活去時常親近自然,是需要勇氣的。因為普通百姓都是工薪族,常忙于工作,難免忽略周圍的風景。

        “漫步在似一雙平直伸開鐵臂的大壩上,眺望著遠近的山巒和豐盈坦蕩的湖面,只見那座山嶺青翠欲滴,只見那碧波蕩漾的湖水湛藍似染。遠遠的水面上掠著似有若無的水汽,霧嵐一般,淡談的如輕絹薄續,勻勻的隨風飄浮悠蕩。定睛凝視湖面,時有覓食的魚兒往水面一拱,便有一環連一環的漣瀝搖泛開去,擴散到湖水的波紋里。浩瀚飄渺的湖水,拍散到極遠極遠的彼岸,托起隱隱的青山,連著那湛藍的云天。”今年五月的最后一天,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葉辛來咱們滁州南譙區開展文學講座,他提到自己和滁州的淵源,因為領略到了全椒黃粟樹水庫的極致美好,想到為它取了碧云湖這個名字,還寫了《到碧云湖去》這篇經典散文,我驚詫于他的這段描寫——原來,滁州是這么美。

        南湖是溫柔的,晚上的月牙兒近在眼前,湖面波平如鏡,倒映水中月,垂柳拂過水中的月梢,如美人的發絲貼在雪白肌膚之上,兩彎天上水中交相輝映的朦朧的月牙兒,亦如黑夜天空的鎖骨,性感的,惹人憐愛的。曲折的水上回廊通向美麗的亭子。南湖邊的毋忘石是兒時最親切的懷念。有多少孩子在石前照過相啊。此刻,我要忘記繁縟的工作細節,拋開在紅綠燈前上千上萬次等待的世俗,去親近南湖,追憶夢里的記憶。

        當時光老去,人們追憶的是醉人的風景,是觸摸過的不與凡俗利益沾邊的純粹之物。

        異地風光雖好,卻是匆匆一瞥,如過眼云煙的美女。家,卻是與你朝夕相處、觸目生情的老伴,她陪你吃睡玩樂學,種種行跡都在她的愛戀下包容。

        在家鄉,不會狂熱不會急躁,沒有異鄉為異客的尷尬境地。會覺得這是自己的地盤,周末無論到哪,很快就能又回到家里,感受家的溫馨。

      爱色影电影